新闻详情

阳光城人事洗牌 中海系高管批量出局
21世纪经济报道2021-11-29

尽管身陷短期流动性危机,阳光城仍然完成了一次人事洗牌。11月26日,阳光城副总裁徐爱国离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已离职高管处获悉,徐爱国在阳光城三季报发布的前两天,已办理完离职手续。之所以拖到月底才正式离职,是由于阳光城爆发了短期流动性危机,公司担忧徐爱国离职引发外界过度解读而进行了挽留。

8月份徐爱国已有离职打算,彼时阳光城执行董事长朱荣斌将他挽留住了。随着这名负责投资的高管最终去职,阳光城近一年来发生的人事洗牌浮出水面。

在徐爱国离职之前,阳光城已有多名系出中海的高管离职。年初,阳光城北京区域公司原总裁兼区域首席运营官宫铁军、豫鲁区域原总裁孔博离职。

中海系高管大量离职

出自中海的徐爱国,将转投中交地产任副总裁。至此,阳光城投资部包括总经理、副总经理在内的多名骨干人员全部离职。

阳光城今年前10个月完成合约销售金额1642.09亿元,占年度目标的91.23%,权益销售金额1051.07亿元。单看9月份,阳光城完成近210亿的销售金额,横向对比业内相同能级的企业算不错的。朱荣斌还曾在工作群里发内部信鼓舞士气,并积极部署第四季度的营销计划。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不为外界所知的是,阳光城集团另有两名副总裁张能迪、宋涛早已在2020年离职。张能迪也是出自中海的一员老将,原为中南控股集团副主席、中南控股投资集团董事长,更早是在中建地产主持工作,后来在阳光城主管工程;宋涛则是阳光城老员工,主要负责集团战略层面的工作。

9月刚完成还不错的销售业绩,林腾蛟却出人意料地在10月展开两轮人事调整,由朱荣斌一手招揽来的系出中海的高管们悉数离开或被边缘化。

最先被调整的是云贵区域、川渝区域。目前只剩下陕甘区域还没有进行大规模人事调整。

10月13日,阳光城进行一轮人事调整。名义上,朱荣斌全面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并具体负责董事会战略管理、重大决策管理、部署公司新赛道的研究及拓展工作;原集团副总裁兼福建大区总裁徐国宏,晋升为集团执行总裁,具体负责公司日常业务管理工作,同时兼任集团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根据公告,所有区域总、职能总都要向徐国宏负责,徐国宏再向朱荣斌负责。

事实上,徐国宏最终要向林腾蛟汇报工作。而“双斌”中的另一“斌”,曾经写出轰动业内的《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的作者吴建斌,日前经常活跃于一些机构的公开讲堂,并花费更多精力于摄影等个人业余爱好上。

“林老板”用人风格

前述离职高管透露,两三年进行一轮人事洗牌,也是“林老板”的一贯风格。

特殊时期,林腾蛟暂时还没有机会物色到新的职业经理人,这一次人事调整的“后浪”,实则也是以老员工为主:原集团CFO陈霓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原集团副总裁兼浙江大区总裁李晓冬,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兼浙江大区总裁;原集团副总裁兼上海大区总裁江河,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上海大区总裁;张坚任福建大区总裁,全面负责福建大区各项管理工作。

这背后,系出中海的吴圣鹏、王笑峰、刘伟三名区域总所在的区域层级降低。

10月26日,林腾蛟再次主导人事调整及区域合并。其中,上海大区合并成渝区域,新大区的范围再次延伸,包括上海公司、南通公司、嘉湖公司、山东公司、新疆公司、成渝公司等,新大区由江河主持工作;浙江大区合并陕甘区域、云贵区域,浙江大区,范围包含了浙江省、安徽省、河南省、陕西省、甘肃省、云南省、贵州省,新大区由李晓冬主持工作;

有意思的是,同样出自中海、在广西区域立下赫赫战功的广西区域原总裁黄小达被调任集团总部任职运营负责人;原集团助理总裁兼营销中心总经理陈友锦调任广西区域任职区域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林腾蛟在腾挪阳光城高管班子的时候,也进行了一轮人员优化,外部称为裁员。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阳光城陷入了短期流动性危机。

从陈凯到“双斌”,职业经理人为阳光城带来了财务成本的下调与销售规模的大幅增长。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不是市场行情转向太快,阳光城大概率是可以顺利完成降杠杆的。

阳光城的案例表明,房企降低财务杠杆是一把双刃剑。由于降杠杆过快,导致阳光城现金流下滑,手上储备现金不多。一旦市场行情下行,资金回笼变慢,就很容易出问题。

为了加快实现“三道红线”达标,阳光城今年“降杠杆、控负债”也加快了力度。三季报显示,阳光城净负债率由年初的135.0%降至三季度末的108.3%。三季度末,阳光城有息负债余额较年初下降215亿元,较二季度下降108亿元。与此相对应的是,现金资产也从二季度的411亿元快速下降至三季度的278亿元,减少133亿元,降幅更大。

2020年下半年引入泰康的时候,“双斌”任期已近3年,市场上早有关于朱荣斌离职的消息传出。

可谓成也“用人”,败也“用人”。尝到了职业经理人的甜头之后,福建商人“林老板”一直采取更换职业经理人、“后浪”替代“前浪”的方式完成公司运营架构的调整。在众多闽系房企中,最早实现上市梦的“林老板”,与明星职业经理人朱荣斌曾有一个“12年”之约,能“约”到什么时候,市场将拭目以待。

短期流动性危机发生之后,阳光城开始出售项目股权回笼资金,最近就转让了上海、湖南、以及宁波、金华等地的项目股权。

过往每一轮人事洗牌,阳光城都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但这场源自去年的人事洗牌,恰逢行业大周期关键时刻、公司还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与过去的市场和政策背景迥乎不同。

大家都在看
登录 | 电脑版 | 反馈
m.rexian.net.cn